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学术研讨会举行
    来源:九州酷游体育官方app      发布时间:[2022-01-22 04:03:15]     点击次数: 83     字体大小[ ]

  2015年12月12日,由北京大学国际批评理论中心主办的“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朗润园采薇阁召开。位于采薇阁地下一层的中心会议室里座无虚席,来自北京、上海、重庆等地的20余位学者齐聚一堂,围绕张旭东教授的新作《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及相关理论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研讨会上众位发言人的学术背景涵盖了文学、哲学、政治、法律、公共管理、政府管理等各个学科,同时遍布学术、教育、新闻、出版等多个行业,他们的讨论交流在术业有专攻的基础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吸引了其他与会师生积极参与互动。

  “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这样一个兼具理论性与现实性、当代性与历史性的主题体现了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希冀不同学科、不同行业背景的学者从《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这本大多是“面向公众的论辩性、论证性的文字”的著作所引出的各条线索出发,展开就中国文化政治的历史、当下与未来的学理讨论,在全球化时代对什么是文化政治,什么是中国道路,什么是中国梦,什么是文化自觉等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

  由于涉及诸多话题,研讨会划分为上下半场,包含四个主题板块。上午的会议首先由北京大学中文系蒋晖副教授主持,北京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国际批评理论中心主任张旭东教授作开场发言。张旭东在发言中介绍了新书的创作缘起和主要内容。这本书中的不少篇目最初是在媒体上发布的,意在面向公众讨论关于中国的问题,而其核心可以概括为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对于“中国道路”,张旭东指出,我们现在生活一个“第三等级(市民阶级)缔造的世界”里,同时继承着中国古代文明的脉络,而中国梦的想象正是在这二者的叠加之下、由作为劳动者的“第四等级”的理想、价值和集体实践提供具体的历史实质。同时,“文化政治”则指向集体性存在及其生活世界的内在强度、自我辩护和自我变革的自觉。他希望研讨会能以这本书为契机,讨论当前中国知识界共同关心的问题,打破沉闷,发现共识和分歧,在矛盾中寻求新的总体性。

  《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一书重点阐释了中国道路的特殊性和其中的普遍意义,普遍与特殊的关系也就成为了与会学者展开讨论的第一个关节点。研讨会的第一个主题板块名为“普遍性与中国道路”。这一话题的主持人是北京大学中文系蒋洪生副教授,五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依次发言。中央民族大学潘蛟教授从人类学研究出发,关注“文化”的界定,辨析了自在的文化与自为的文化,从“政治的自然化”问题入手,提示思考当代中国文化焦虑的来源。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的范勇鹏老师则以当前中东和欧洲局势为切入点,讨论了西方文化中由“命运”到契约联合的转变,指出一神教及其文化并不能普遍地解决当前世界的问题,我们需要承认文化的多样性和世界未来开放的可能性,在“重新召唤命运的出场”意义上,探讨当今世界的文化平等。重庆大学人文社科高等研究院的李放春副教授紧密围绕《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中关于“中国道路”的论述,结合中国近现代历史,谈论了当代读书人和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传统和现代中国的关系以及中国革命之道等问题,以传统读书人心中的“理”的概念为参照,提出了对当下中国社会实践和社会制度的“整体上的肯定”的可能性、必要性与困难。几位老师发言结束后,与会学者就中国政治传统进一步展开了自由讨论。

  短暂茶歇之后,研讨会开启了第二个板块的讨论:文明论述的伦理意识与政治自觉。当代中国的文化主体与文化自觉是《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一书讨论的重要内容,也是与会学者普遍关心的话题,共有六位发言人在这一环节中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环节由北大中文系姜涛副教授主持。在发言中,清华大学哲学系唐文明教授高度评价《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对史连续性的重视和对“合法性危机”的理论分析,重点引入了儒家传统,分析了当前左翼学者对待儒家的态度,通过对“社会主义文化矛盾”的分析,指出在“如何创造更美好生活”的意义上儒家文化必须得到重视。蒋洪生副教授的发言关注张旭东教授新书中提出的“把西方内在化、把中国对象化”的观点,重新考虑了当代中国文化、中国政治与西方的关系,指出应将西方和非西方全部“内在化”,从全球和整体上去思考当下中国的问题。重庆大学高等研究院陈颀研究员回应了张旭东书中提出的“第四等级”,指出新中国 “立宪时刻”中包含的“工农联盟”概念与改革时代“人民”概念向“有产者”开放之间的连续性。北大中文系蒋晖副教授近年来从事非洲问题的研究,他指出张旭东教授这本新书对于非洲的文化研究亦有所启发。从“中国道路”进入非洲的角度入手,蒋晖在第三世界的大背景下讨论了中国文化与政治自觉的意涵。在随后的自由讨论中,儒家传统、第三世界、普遍性与差异性等话题成为了学者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下半场讨论依然由两个主题板块构成,与上半场有所区别的是,话题首先回归于文学研究。第三板块的主题为“新中国文学经验的当代性和历史性”,从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理论出发,探讨的是新中国文化经验和文学表述的内在历史实质、精神强度和价值基础。这一场讨论的主持人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章永乐副教授,七位学者在本场讨论中发言。诗人西川最先开启了讨论,他从寻找可能性的角度来思考张教授书中提出的回到传统、怎么做中国人等问题,指出任何文本的出现都有其当时性、对象性,而今天的文本所面对的就是现代性。西川还回应了上一场中蒋晖关于第三世界的发言,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第三世界把整个世界拖下水,中国文学把世界文学拖下水”,由此探讨了中国文化普遍性的问题。北大中文系副教授、诗人姜涛第二个发言,他回顾了“五四”以来中国现代文化的发展,强调新文化的创造一直和国家政治处于紧密碰撞的状态,而当下文化实践、伦理改造和国家政党政治之间的能动关系尚未被很好地创造出来。重庆大学邹羽教授的发言围绕中国梦展开,分别阐述了中国梦不是什么,为什么要有中国梦,中国梦与美国梦的重叠这三个问题,特别强调了中国梦内在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北京大学中文系吴晓东教授随后发言,关注点是《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中谈到的历史叙事的连续性和主体性问题,从最近文学界有关“没有未来的国度”问题入手,吴晓东认为这本书中体现出了当前中国知识界、思想界尤为匮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最后,北京大学中文系陈晓明教授在发言中高度评价了张旭东教授的新作以及他在政治、文化、审美三者关系上建立起来的阐释中国的方法。在这一板块的自由交流环节,邹羽老师提出“中国文化的普遍性是不可置疑的”,引发了与会师生的热烈讨论。

  研讨会的最后一个议题是“人民共和国根基的再确认”。《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的一大主题是有关中国认同、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价值的思考和讨论,在当下的历史语境中,对人民共和国历史起源和价值根基的再思考、再确认显得尤为重要。本场主持人为潘蛟教授,发言人共有六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崔之元教授首先发言,他从如何理解五星红旗的含义谈起,赞同张旭东书中所体现的中国文化的普遍意义;同时指出对于中国道路的许多问题,学者不应成为庸俗的辩护士。北学院章永乐教授则从宪法和劳动的关系角度,分析了当代中国思想界的“符号之争”,批评了某些“法律人”所持的狭隘的“财产”观念,指出它无法解释当下社会实践和政治实践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北京大学哲学系吴增定教授侧重在后冷战的思想语境中谈论人民共和国的根基,指出冷战的结束使整个国际政治中的资本主义文明失去了道德制约,而中国在这一阶段确实出现了以“名实张力”为特征的文化上、制度上的变化。北大哲学系杨立华教授接着发言,直言当今中国文化面临“末日之战”和“真理之争”,必须在“捍卫什么”还是“投降算了”的选择中思考普遍性、根源等问题,指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日新”和“生生”概念相较历史目的论观念的优越性。北京大学法学院强世功教授最后发言,他较为系统地回应了张旭东书中有关主权、国家、人民、劳动、价值生产等概念的论述,提出近年来中国的转型与发展显示出中国真正进入了世界,成为普遍主义的中国,而张旭东这本书回应了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转变,阐释的是中国崛起背后的精神动力。

  四个板块20余位发言人的独立发言结束之后,张旭东教授和与会学者进行了最后的总结讨论。在讨论中,他再次强调,文化政治意义上的文化与政治的辩证法具有明确、具体的含义,即:政治即特定生活世界的文化强度,文化即特定生活世界的政治强度。由此他也给出了一个颇具特色的有关普遍性的定义:普遍性即特殊性的文化政治强度。在回应环节中他提出重新审视文化政治与阶级政治的关系。同时,他也从“人民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想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一提法出发,阐释了中国梦和“美国梦”历史实质性和历史具体性上的差别。最后他指出,这次讨论特别邀请儒家学者,他们的积极参与不但提醒当今学界重新注意儒家传统,也要求我们把传统放在具体的社会思想框架中来看待。

  傍晚时分,“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学术研讨会圆满结束。会议中学者们就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了深入广泛的交流,也提出了众多值得当下知识界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张旭东教授在《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的序言中说:“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文化、思想、意识形态领域已日益成为全球化时代世界性历史冲突和价值冲突的前沿与核心地带。”诚哉斯言!本次会议正是中国学者在这个前沿与核心地带所做出的理论与思想上的探索和努力。